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加入收藏
全國站 [進入分站]
發布免費法律咨詢
網站首頁 法律咨詢 找律師 律師在線 律師熱線 法治資訊 法律法規 資料庫 法律文書
   您的位置首頁 >> 判裁案例 >> 案例正文

上海A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訴蘇州B照明電器有限公司、上海C電子電器有限公司、上海D照明工程有限公司產品質量損害賠償糾紛案

當事人:   法官:   文號: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

原告上海A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注冊地上海市金山區楓涇鎮一號橋北堍×××。

法定代表人火a,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黃a,上海A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蘇州B照明電器有限公司,注冊地江蘇省太倉市浮橋鎮×××。

法定代表人朱a,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吳a,該公司員工。

委托代理人盛a,上海B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上海C電子電器有限公司,注冊地上海市浦東新區東陸路×××。

法定代表人費a,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柳a,該公司職工。

委托代理人顧a,上海市C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上海D照明工程有限公司,注冊地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華江路×××。

法定代表人華a,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盛a,上海B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上海A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與被告蘇州B照明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B公司)、被告上海C電子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C公司)、被告上海D照明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D公司)產品質量損害賠償糾紛一案,本院于2008年10月22日立案受理。先適用簡易程序審理,后因案情復雜,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于2009年10月28日、11月1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上海A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黃a,被告B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吳a,被告B公司、被告D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盛a,被告C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柳a、顧a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上海A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訴稱,2008年2月至5月期間,原告因工程需要向被告B公司采購鎮流器。B公司接到原告訂單后,組織C公司和D公司貼牌生產。在此期間,原告收到B公司交付的“B”牌一拖二35W鎮流器10,550只。原告付款情況為:2008年4月4日支付108,900元(人民幣,下同)、2008年4月16日支付37,000元、2008年4月30日支付248,000元,總計付款393,900元。

原告將上述鎮流器使用在上海、北京、廣州等地的廣告燈箱工程上。工程完工后不久,用戶反映廣告燈箱出現大面積燈管燒毀、黑頭。原告隨即派人與B公司共同到工地處理。經查,發現所有35W鎮流器存在質量問題。為此,B公司同意召回原“B”牌鎮流器,以新的“B”牌鎮流器進行調換,并向原告出具質量保證書,保質期為3年。

鑒于安裝每只“B”牌一拖二鎮流器需對應安裝燈管兩支,為了更換全部35W鎮流器,原告不得不再次采購與之配套的35W燈管21,100只(10,550×2)。每只燈管單價為10元,僅此一項原告損失211,000元。

原告采用調換后的“B”牌鎮流器返工完畢,沒過多久,用戶再次反映廣告燈箱又出現大面積燈管燒毀、黑頭,需要再次返工。原告無奈另行采購鎮流器及燈管,再次組織人員對工程返工,僅采購燈管原告又損失211,000元。

原告感覺上當受騙,遂將返工拆下的“B”鎮流器交專業機構國家電光源質量監督檢驗中心(上海)檢測。檢測結論為:“B”牌鎮流器功率因素約為0.6、電流約為0.5。這與B公司產品上標示的功率因素0.9、電流0.3嚴重不符,差異巨大。

原告認為,B公司嚴重違反了產品質量法第二十六條之規定,依法應返還原告貨款393,900元;并且,因B公司產品質量不合格,原告兩次對工程返工,重復采購燈管直接損失422,000元,對此B公司也應予以賠償。另因工程返工原告損失人工費211,000元、貨運費15,460元、差旅費22,986.73元,對此B公司也應予以賠償。

上述10,550只35W鎮流器中,由C公司于2008年3月至5月期間送貨至原告工廠8,050只。2008年3月14日、3月20日、4月24日,C公司分別向原告開具金額為67,900元、41,000元、188,000元的增值稅發票。2008年4月1日、4月30日,原告分別支付C公司貨款108,900元、188,000元,合計296,900元。由D公司于2008年3月至4月期間送貨至原告工廠2,500只。2008年3月24日、4月18日,D公司分別向原告開具金額為37,000元、60,000元的增值稅發票。2008年4月16日、4月30日,原告分別支付D公司貨款37,000元、60,000元,合計97,000元。

原告認為,C公司、D公司與B公司共同實施了銷售行為,且其銷售的鎮流器存在嚴重質量瑕疵,給原告造成重大經濟損失,故三被告應對給原告造成的經濟損失承擔連帶責任。并且C公司和D公司作為B公司授權委托貼牌生產的廠家,應保證其生產的產品符合使用要求,保證其生產的產品符合在產品上注明采用的產品標準。C公司、D公司貼牌生產的“B”牌鎮流器明顯不符合上述要求,違背了產品質量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應對原告的經濟損失承擔連帶責任。故起訴要求:1、判令B公司返還原告貨款393,900元;2、判令B公司賠償原告因工程返工發生的經濟損失671,446.73元(包括已損失燈管價值422,000元、人工費211,000元、貨運費15,460元、差旅費22,986.73元);3、判令C公司對上述第1、2項訴訟請求承擔連帶責任;4、判令D公司對上述第1、2項訴訟請求承擔連帶責任。

訴訟中,原告明確要求C公司與D公司按97,000:296,900的比例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被告蘇州B照明電器有限公司辯稱,不同意告的訴訟請求。B公司確實收到原告的貨款97,000元,但原告訴稱2008年2月至5月共收到B公司交付的鎮流器10,550只與事實不符。事實是原告于2008年3月3日、4月1日向B公司采購35WB牌鎮流器2,500只,這是原告與B公司唯一發生的業務,之后再沒有發生過任何形式的往來。原告訴稱B公司接到訂單后組織C公司、D公司貼牌生產也不是事實,B公司并不認識C公司,也沒有與C公司發生過業務往來,也不存在委托C公司進行貼牌生產的事實;而D公司只是B公司在上海的經銷商。原告訴稱發生質量問題后B公司出具質量保證書也不是事實,B公司沒有接到過質量投訴,也沒有出具過質量保證書。故要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上海C電子電器有限公司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雖然C公司收到了原告貨款296,900元,但C公司與原告不存在合同關系,原告以侵權為由向法院起訴在程序上存在不當。原告訴稱的2008年2月至5月向B公司采購鎮流器與事實不符,從2007年11月開始原告就與B公司發生了采購關系,C公司根據B公司的要求試生產了一部分鎮流器,也根據B公司的要求向原告送貨。C公司根據B公司的要求共向原告供應了8,810只鎮流器,與原告訴稱之8,050只不符,其中差額的760只是2007年11月、12月期間所供。原告已支付6,760只鎮流器的貨款,尚有2,050只貨款未付。

2005年5月底就發生了黑頭現象,經C公司查實是原告采購的燈管與其供應的鎮流器不匹配所致,C公司同意重新向原告換貨,原告提供新的燈管與鎮流器進行匹配調試,由此造成的換鎮流器費用均由C公司負擔。同時C公司向B公司出具質保書,再由B公司向原告出具質保書。原告所述第二次更換燈管不實,目前原告還在繼續使用標有“086”的鎮流器。基于其與原告沒有合同關系,要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上海D照明工程有限公司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D公司與原告不存在合同關系,也沒有生產關系。D公司只是B公司在上海的經銷商,針對上海客戶B公司均以D公司的名義開具增值稅發票,故原告以D公司作為被告缺乏依據。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書面證據以證明其訴請:

1、訂購單7份,證明原告向B公司采購“B”牌鎮流器。訂購單以傳真方式簽訂,其中有部分回傳,有部分沒有回傳。

2、送貨單25份,證明B公司組織C公司、D公司送貨,交貨地址為原告位于閔行區陳行公路的工廠。

3、B公司委托C公司開票和收款的證明2份、C公司開具的價稅合296,900元的增值稅發票1組,B公司委托D公司開票和收款的證明1份、D公司開具的價稅合計97,000元的增值稅發票2張,證明C公司、D公司加工生產并銷售給原告的鎮流器存在質量瑕疵,B公司作為B品牌鎮流器標稱生產單位應向原告返還貨款、賠償損失,C公司、D公司應承擔連帶責任。

4、支票存根3張、貸記憑證存根1張、支票領用單3張,證明原告向C公司支付貨款296,900元、向D公司支付貨款97,000元。

5、落款日期為2008年6月24日的鎮流器維護方案及保障協議1份,證明B公司向原告承諾對其提供的35W鎮流器進行調換、維修,并提供3年質量保證。原告稱該保障協議是C公司業務員唐a送給原告。

6、退貨單4份、客戶燈箱維修報告5份,證明三被告共同銷售給原告的鎮流器存在嚴重質量瑕疵,原告已將部分產品退回C公司,但C公司調換后的鎮流器仍為不合格產品,導致原告需兩次維修,需采購替代鎮流器及燈管,造成原告損失。

7、檢驗報告1份,證明經國家電光源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檢測,三被告生產并銷售給原告的35WB牌鎮流器關鍵參數與產品上注明采用的產品標準不符,產品質量存在嚴重瑕疵。

8、燈箱維護協議書2份,證明維修燈箱的人工費為10元/支鎮流器,故原告因工程返工損失維修人工費211,000元。

9、運費發票1組,證明因鎮流器退貨造成原告運費損失15,460元。

10、差旅費發票1組,證明原告因維修鎮流器已支付差旅費22,986.73元。

11、上海H物流有限公司貨物運單1組,證明原告發運了10,550只燈箱成品。

12、發票1組,證明采購35W燈管的單價為10元/支,原告因工程返工損失燈管采購費422,000元。

13、鎮流器實物1個,證明B牌鎮流器有質量瑕疵,產品上標注的生產單位是B公司。

14、B公司網絡宣傳資料1份,證明馬a是B公司業務經理。

15、照片1組,證明產品的質量問題。

16、張a名片1張,證明銷售給原告燈管的經辦人張a的身份情況。

17、送貨回單1組,證明原告確實購買了燈管。

18、付款憑證1組,證明原告支付了部分燈箱的維修費用。

B公司質證意見:證據1中日期為2008年3月3日、4月1日的兩份予以確認,是B公司與原告發生的業務,共計2,500套,貨款97,000元。其他訂購單不予認可,B公司從未收到過這些訂購單,也沒有發過貨、收過款。關于證據2,B公司于2008年3月14日、4月10日送過兩次共計2,500套,對這兩張送貨單予以確認;其他送貨單不予確認,B公司未送過貨,且這些送貨單的格式與B公司送貨單的格式不同。關于證據3,認可金額為97,000元部分之證明及發票,是委托D公司開具發票;對另兩份證明及其他發票不認可,兩份證明中所蓋的公章不是B公司的公章,兩份證明不是B公司出具。關于證據4,對收款人為D公司的37,000元、60,000元二張付款憑證無異議,其余與B公司無關。證據5不是B公司出具,B公司也從未收到過原告的質量投訴。證據6是原告與C公司之間的關系,與其無關。B公司無法確認原告送檢的產品是B公司的產品,故證據7沒有證明力。證據8與B公司無關。證據9、10與B公司無關,且從發票上不能反映這些費用是為了維修燈箱產生。證據11與B公司無關,只能證明原告發運了燈箱,不能證明其中安裝了鎮流器,也不能證明因為鎮流器質量問題導致原告損失。證據12不予認可。證據13非B公司生產。證據14有異議,馬a是B品管而非商務經理。證據15無法證明產品損壞的事實。證據16中張a的單位與證據12發票中的單位是兩個不同主體。證據17顯示的時間從2008年4月到2009年5月將近一年,采購內容有燈管、電線、鎮流器等,故不予認可。證據18與B公司無關。

C公司質證意見:證據1是原告與B公司之間發生,C公司并不清楚,是B公司的員工馬a讓C公司加工。證據2中有23張是C公司的送貨單,但原告提供的送貨單僅是部分,C公司實際送貨8,050只鎮流器,原告送貨單只反映出6,000只。證據3中銷貨單位為C公司的發票系C公司應B公司要求所開,委托開票證明是B公司馬a傳真給C公司的。證據4中,金額為108,900元、188,000元的兩筆付款收到。證據5中加蓋的是B公司的章,不是唐a給原告。證據6中的退貨單無異議,燈箱維修報告是原告與客戶發生,C公司不清楚。證據7不能顯示是檢測的是C公司的產品,故對該證據不予確認,且經法院鑒定確認,原告尚在使用C公司的產品,且是符合產品標識的。證據8真實性無異議,是C公司的唐a到現場與工程隊簽訂的,但該協議表明C公司為原告更換了鎮流器,且人工費是C公司支付的。證據9不能證明該費用是為了維修燈具所產生,且這些發票中還有2008年10月以后的發票,與原告所述存在矛盾。證據10中有很多2007年的加油費發票,還有2008年10月以后的發票,據C公司了解,燈管是當地工人更換,故原告所述不實,從發票的時間、內容上均不能與原告陳述對應。證據11質證意見同B公司。證據12不予認可。關于證據13,C公司生產的鎮流器上有086字樣,該鎮流器上無086,故非C公司生產。證據14無異議,馬a確是B公司員工。證據15無法顯示是誰的產品,不予認可。證據16顯示的燈管供應商與證據12中的燈管供應商不同,不能證明F供貨給原告的事實。關于證據17,原告稱2008年6月起遭客戶投訴,但證據17中的送貨單從2008年4月開始,時間上有矛盾;且送貨中顯示有28W的鎮流器,故原告證據本身就有矛盾,不能證明原告重新購買鎮流器的事實。證據18中的付款憑證與證據12中的發票不能一一對應,且有的付款日期在2008年12月,故無法證明原告支付燈箱維修費的事實。

D公司質證意見:原告證據4中的97,000元貨款收到;其余證據與D公司無關。

被告B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以下書面證據:

1、2008年3月3日訂單、3月14日送貨單各1份,證明B公司與原告發生的第一筆業務金額為37,000元,B公司送貨單的格式與C公司送貨單格式不同。

2、2008年照明燈具產品價目表1份、鎮流器實物1個,證明B公司生產的鎮流器規格與原告提供的鎮流器規格、形狀、尺寸均不同。

3、馬a員工入廠登記表、個人簡歷、身份證復印件各1份,證明馬a是B公司品管部門的,與業務部門無關。

原告質證意見:證據1真實性無異議,這兩筆業務確與B公司發生,但發票由D公司開具,貨款支付給D公司。證據2中價目表原告未收到過,實物未收到過。證據3不能證明B公司主張,馬a確是B公司員工。

C公司質證意見:證據1真實性無異議,但發票購貨單位為E公司,C公司亦按該公司開票。證據2中價目表與本案無關,實物亦與C公司無關。證據3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能證明馬a與C公司的聯系不代表B公司。

D公司質證意見:上述證據與其無關。

被告C公司向本院提供以下證據材料:

1、訂購單3份,證明C公司實際從2007年11月起就開始加工生產,B公司與C公司業務往來由來已久,原告起訴范圍內未包括該部分供貨。

2、開票通知1份、發票及送貨單1組、發票簽收單1份,證明C公司按B公司的要求開具發票的事實。

3、欠款對帳單1份、送貨單9份,證明原告與C公司尚未結清的貨款。

4、退貨單和送貨單1組,證明C公司與原告以實際換貨的方式解決了廣告燈黑頭問題。

5、C公司根據原告換貨要求更換鎮流器及承擔費用的資料1組,證明C公司已按約完成實物換貨工作。

6、燈箱維護協議書1份,證明C公司進一步保障貨物維護工作。

7、公證書1份,證明原告至今仍使用“B”產品,其訴稱不屬實。

8、授權書1份,證明C公司有B公司的生產授權。

9、快遞單1份,證明往來資料均由馬a與C公司聯系。

10、網絡資料1份,證明馬a是B公司員工。

原告質證意見:證據1確實未包括在起訴范圍內,確證明了B公司委托C公司貼牌生產的事實。證據2無異議。證據3中對帳單系C公司單方制作,不予認可,送貨單上收貨人員確系原告人員,但送貨單中的貨物是換貨而非新購貨,其不欠C公司貨款。證據4無異議,退貨數量為4,527個,更換了5,313個,現原告倉庫中還有3,319個。證據5不能證明C公司支付維修款的事實。證據6無異議。證據7真實性無異議,但只能證明公證的兩個鎮流器還在使用,而原告采購了1萬多個,兩個不具有代表性。證據8-10無異議。

B公司質證意見:證據1中B公司的章系偽造,故對真實性不認可。證據2中開票通知無B公司之認可,發票及送貨單恰恰證明了C公司與原告間的買賣合同關系。證據3、4、5、6系C公司與原告之間的關系,與其無關。證據7無異議。證據8經鑒定是假的,不予認可。證據9只能證明馬a與唐a有聯系,無其他證明意義。證據10是網絡資料,原告與C公司依網上搜索確認馬a身份缺乏常識。

D公司質證意見:與其無關。

D公司未提供證據。

訴訟中,經B公司申請,本院委托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對C公司證據8之授權書、原告證據3中的兩份開票通知、原告證據5之鎮流器維護方案及保障協議、原告證據1中2007年11月26日、2008年5月9日之訂購單進行了鑒定。鑒定結論為:授權書中朱a簽名非朱a所寫、印章與B公司印章存在明顯差異;開票通知、鎮流器維護方案及保障協議、訂購單中的B公司印章均與B公司印章存在明顯差異。原告與B公司、D公司對該鑒定報告無異議。C公司認為鑒定結論只能說明不同時間的檢材與樣本的章不一致,不能說明蓋有B公司印章的材料是假的。

經C公司申請,本院委托上海市質量檢測協議燈箱鎮流器質量鑒定專家組對C公司生產的位于虹口足球場車庫及位于上海市麗園路×××世紀聯華黃浦店車庫兩處燈箱中的鎮流器質量進行了鑒定。鑒定結論為:燈箱中鎮流器的實測功率因數和電源電流與產品標志值的誤差符合標準規定的允差要求。各方對該鑒定結論的質證意見:原告認為鑒定報告只能證明該兩個鎮流器還在使用,不能得出質量鑒定結論;C公司無異議;B公司與D公司認為與其無關。

本院對雙方的證據認證如下:一、關于原告證據:原告證據1之7份訂購單中,日期為3月27日、4月1日2份訂購單系原告訂購單底稿,未經對方確認,本院不予采信;5月9日訂購單回傳件B公司章經鑒定與B公司的印章不同,本院對該訂購單不予采信;其余訂購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證據3中2份開票通知上的印單經鑒定非B公司印章,對該開票通知不予采信;其余增值稅發票予以采信。證據5中的印章經鑒定非B公司所有,本院不予采信。原告其余證據本院予以采納。二、B公司證據真實合法,本院予以采信。三、關于C公司證據:證據8中的印章經鑒定非B公司所有,本院對該證據不予采信。其余證據本院予以采信。

結合上述有效證據及當事人陳述,本院認定以下事實:

2008年3月3日、4月1日,原告分兩次向B公司訂購35W一拖二鎮流器2,500只。B公司送貨后,委托其經銷商D公司向原告開具代開發票和收取貨款。D公司按原告的指定開具了價稅合計97,000元的增值稅發票,原告于2008年4月向D公司支付了97,000元貨款。

2008年3、4月間,原告向C公司購買220V/T5/2×35W電子鎮流器和220V/T5/2×14W電子鎮流器,雙方未簽訂書面合同。C公司送貨后,向原告指定的上海E實業有限公司開具了27張增值稅發票。27張增值稅發票載明:C公司共計供應220V/T5/2×35W電子鎮流器6,000個、220V/T5/2×14W電子鎮流器1,700個,價稅合計296,900元。原告于2008年4月向C公司支付了296,900元貨款。

因原告提出燈管發生黑頭現象,2008年6月25日,C公司向原告出具鎮流器維護方案及保障協議,確認從即日起為原告對35W電子鎮流器進行實物調換,并配合原告對已安裝的鎮流器進行現場維護;并承諾新調換的鎮流器保質期為三年,損壞率控制在3%/年內,超過該損壞率C公司負責現場維修調換。后原告向C公司退回了部分鎮流器,C公司向原告重新提供了整流器予以調換。2008年6月以后,C公司赴北京、廣州等地為原告客戶進行了鎮流器的維修更換,并向客戶出具了燈箱維護協議,承擔客戶的燈箱維修款。

2008年12月2日,上海市黃浦公證處工作人員至上海嘉杰國際廣場車庫、虹口足球場車庫、世紀聯華黃浦店車庫內的燈箱廣告狀況進行了拍照,證明原告當時仍在該三個車庫的燈箱內使用C公司生產的35W鎮流器。同年12月8日,上海市黃浦公證處對上述公證行為出具了公證書。

訴訟中,本院委托上海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對上述地點燈箱中的鎮流器的質量進行鑒定。受上海市質量技術監督局指派,上海市質量檢測協會燈箱鎮流器質量鑒定專家組于2009年3月26日至上海嘉杰國際廣場車庫、虹口足球場車庫、世紀聯華黃浦店車庫對涉案燈箱中的鎮流器進行了勘驗和抽樣。原告與C公司代表亦同時到達現場。當時雙方確認虹口足球場車庫、世紀聯華黃浦店車庫二處燈箱中的鎮流器為C公司之產品。上海市質量技術監督局指派,上海市質量檢測協會鎮箱鎮流器質量鑒定專家組對該二處燈箱中的鎮流器進行了鑒定,鑒定結論為鎮流器的實測功率因數和電源電流與產品標志值的誤差標準規定的允差要求。

原告在庭審中確認目前尚有3,000余個C公司生產的鎮流器仍在使用。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之一是,原告鎮流器買賣業務關系是與誰發生?C公司所供應的鎮流器是否是B公司委托貼牌生產?原告認為其系與B公司發生10,550只鎮流器的買賣合同關系,10,550只鎮流器均是向B公司購買,B公司將其中的2,500只委托D公司送貨,將其中的8,050只委托C公司貼牌生產。B公司與D公司對此持有異議,認為D公司是B公司的經銷商,B公司僅向原告供應過2,500只鎮流器,未委托C公司進行過貼牌生產。對此節事實本院認為,原告認為所有鎮流器均是向B公司訂購、B公司再委托C公司貼牌生產的依據是1組訂購單、2份開票通知和1份授權書。原告共提供了7份訂購單,其中日期為2008年2月28日、3月3日、4月9日、5月9日的訂購單原告發出后,由對方簽名蓋章回傳,另三份日期為3月27日、4月1日、4月3日的訂購單都是原告單方蓋章的訂購單底稿,未得到對方確認回傳。B公司認可3月3日、4月3日兩份訂購單,對其余訂購單不認可。經本院委托有關部門鑒定,5月9日訂購單之回傳件上所蓋的B公司章與B公司的印章不同,因此該份訂購單本院不予采信。3月27日、4月1日之訂購單均是原告之底稿,未得到對方確認,本院亦不予采信。另幾份回傳的訂購單,均有馬a的簽名。B公司雖認為馬a是品管人員,非營銷人員,無權代表公司對外簽訂合同,但未提供證據證明訂購單上馬a的簽名不真實。而3月3日之訂購單亦是由馬a簽名,且原告與C公司提供的網頁資料顯示,B公司網頁上所留的聯系人為馬a(商務經理)。B公司雖稱馬a是品管人員,但其為佐證此節事實所提供的證據僅是其內部的員工登記表格。本院要求其提供社保部門的相關記錄信息,B公司一直未能提供。本院據此認為,B公司稱馬a僅是品管人員、無權對外進行業務聯系的依據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因此,本院認定,2月28日、3月3日、4月3日、4月9日四份訂購單均是原告與B公司之間發生。

雖然訂購單由原告向B公司發出,但實際生產過程中,除了2,500個鎮流器外,其余鎮流器均由C公司進行生產,增值稅發票均由C公司直接向原告開具,貨款亦由C公司向原告直接收取。原告與C公司稱是B公司委托C公司貼牌生產、指定開票,為此原告還提供了開票通知書,C公司提供了授權書。但本院認為,經鑒定,開票通知書與授權書上所加蓋的B公司印章均非B公司所有,故憑上述證據,尚不足以證明B公司委托C公司貼牌生產并開具發票、收取貨款的事實。另從一般常理來看,如果B公司收取原告訂單,再委托C公司生產,其委托C公司生產的單價,肯定要低于原告向B公司訂購的價格,這樣B公司才能賺取差價,有利可圖;且這種情況下,肯定要由B公司直接向原告收款,B公司再向C公司支付加工費,才能保證B公司的利益。而原告提供的證據顯示,C公司生產供貨的價格,與原告向B公司訂購的價格完全一樣,在無證據證明B公司生產能力不足的情況下,B公司以原價將訂單轉給C公司,且由C公司直接收取貨款,對B公司有何益處?另外,如果是B公司出面與原告發生買賣關系,那么此后的售后服務也應由B公司出面,但原告提供的證據顯示,此后的退、換貨均由C公司進行。因此,本院認為,在原告向B公司發出訂購單后,實際合同履行過程中,由C公司替代B公司履行了合同內容,故原告主張的8,050只鎮流器的合同關系實際發生于原告與C公司之間。

本案爭議之二是,C公司所供應的鎮流器有無質量問題?是否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根據本院認定的證據,C公司曾接收了原告的大量退貨,并向原告調換了相應的鎮流器,并赴各地對原告的客戶進行了維修更換,且向原告出具了鎮流器維護方案及保障協議。因此,C公司所供應的鎮流器確實曾存在過質量問題。但根據上海市質量檢測協會燈箱鎮流器質量鑒定專家組出具的鑒定報告,雙方確認抽樣檢測的鎮流器并不存在如原告所述產品功率因素與產品標示不符的質量問題,說明C公司已將有質量問題的鎮流器予以更換,故質量問題已經解決。根據C公司向原告出具的承諾,如原告在日后的使用中發現鎮流器發生質量問題,可要求C公司按承諾進行售后服務。原告現以10,550只鎮流器全部發生質量問題不能使用作為賠償基礎,要求三被告進行賠償的燈管、鎮流器貨款亦是依據全部10,550只鎮流器為基數計算。但根據公證書及鑒定報告,原告稱有質量問題的鎮流器現尚在實際使用中,且經鑒定并不存在原告所謂的質量問題;原告在庭審中亦承認現尚有3,000余只鎮流器仍在使用,故原告計算損失亦缺乏誠信,今本院難以采信。原告要求三被告承擔責任的法律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第二十六條。該法條規定:產品質量應當符合下列要求:(一)不存在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險……;(二)具備產品應當具備的使用性能……;(三)符合在產品或者其包裝上注明采用的產品標準……。根據公證書及鑒定報告,C公司生產的鎮流器的質量問題已解決,予以調換后的鎮流器符合上述法律規定,原告據該條款向三被告主張賠償不能成立。另根據C公司提供的證據,C公司赴各地對鎮流器進行了調換,并向原告客戶出具了燈管維護方案,相應的差旅費由C公司支付,客戶的燈管更換費用亦由C公司承擔,原告要求三被告支付差旅費、人工費亦缺乏依據。綜上,原告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證明所有10,550只鎮流器均發生了質量問題,亦不足以證明原告另行購買的燈管和鎮流器系用于替換C公司的產品,且原告要求三被告承擔的差旅費、人工費等費用均由原告自行計算得出,缺乏有效證據佐證,故本院對原告要求B公司返還貨款并賠償損失,C公司、D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據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上海A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4,388.12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均由原告上海A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立案庭)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朱祺

                                                  審  判  員    周皓媚

                                                  代理審判員    劉金娣

                                                  書  記  員    茅建中



==========================================================================================

為盡量避免給當事人造成不良影響,經當事人本人申請110.com將對文章內容進行技術處理,點擊查看詳情
==========================================================================================
發布免費法律咨詢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溫馨提示: 尊敬的用戶,如果您有法律問題,請點此進行 免費發布法律咨詢 或者 在線即時咨詢律師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3725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上海彩票中心